cht影像
adm Find login register

沒有公德心的蝸牛

coolcd
joined: 2008-01-21
posted: 2594
promoted: 347
bookmarked: 94
1subject: 沒有公德心的蝸牛Promote 0 Bookmark 02008-09-28quote  

凡走過必留下痕跡

凡走過必留下痕跡

(去美濃玩看到的)

edited: 1
eliu

joined: 2007-08-09
posted: 11283
promoted: 612
bookmarked: 185
新竹, 台灣
2subject: Promote 0 Bookmark 02008-09-28quote  

我女兒前一陣子有養一隻小蝸牛。養了兩個月後死了。最省錢的寵物。

不過怕蝸牛有血絲蟲,都要很小心。 

eliu

joined: 2007-08-09
posted: 11283
promoted: 612
bookmarked: 185
新竹, 台灣
3subject: Promote 0 Bookmark 02008-09-28quote  

 google 血絲蟲時找到的文章


 一九七○年,亞斯文水壩在埃及人民和蘇俄工程師充滿興奮的期待中落成。傳播媒體爭相傳頌它將給埃及帶來的繁榮與進步。

從 南方算來,這是尼羅河的第四個水壩,也是尼羅河一連串水壩中最大的一個。它可儲存一億六千三百萬立方公尺的水量。人們預期,它的發電量將達一百億千瓦;引 它的水灌溉,可增加一百卅萬英畝的耕地;十億美金的建壩工程費,二年就可回收;十年後,埃及經濟會因它帶來快速的成長。

不料,十六年後的今天,埃及人民卻都咒罵它,「拆掉亞斯文水壩」的聲音,不絕如縷。

兩百年才能蓄滿水

亞斯文水壩在一九五九年動工,落成前五年已開始發揮蓄水功能;技術人員原訂在落成那年蓄滿水以示慶祝,水壩卻不合作,落成後一年水仍蓄不滿。

事 有蹊蹺,埃及政府請了一批科技人員來查勘。結果發現,靠近撒哈拉沙漠的埃及地質是沙質。因此,壩底不停漏水,加上當地氣候炎熱、風又強,水分蒸發量很大, 如此「上下交征」,科技人員得到的結論是,要蓄滿水最快得廿年;但誰也不敢肯定確實年數,報告中還留下一句話:「也可能要兩百年才能蓄滿水。」

充滿信心、期待世人稱讚眼光的水壩工程師,再也高興不起來;所幸,水壩所儲存之水,在向河流兩岸導引灌溉後,全國耕地增加了卅萬英畝,雖離預期理想很遠,但總算挽回些面子。

不久,埃及農民卻發現,這些新生地得大量施肥,才種得出農作物;對許多埃及人而言,這簡直是笑話,以前在尼羅河流域耕種是從不需施肥的!

古文明的危機

尼羅河是世界最長的河流,雖然它的泛濫紀錄不亞於我國的黃河,但埃及古文明仍孕育、發揚於此。

能醞釀古文明,就是因為它有耕種幾千年不需施肥的沃土。尼羅河上游是大片的沼澤區,每年洪水泛濫,沼澤沃土就被沖到河中,順流而下,在尼羅河谷兩岸堆積成六百萬英畝的「上品」地,幾世紀來,它的生產力從未稍減。建壩前,埃及有將近一千萬人在這塊土地上耕種為生。

建壩後,所有來自上游的有機物全給水壩中途攔截,尼羅河兩岸不再「營養」,收穫劇減,雖多出卅萬英畝新生地,卻使埃及人民覺得水壩是「吃力不討好」。

「尼羅瀑布」挽救計畫

尼 羅河下游三角洲的命運更差。這兒本是海水、淡水交融處,海水的鹽分會滲透到地裡,但因尼羅河每年泛濫,洪水將「撈過界」的海水沖刷出海,有若稀釋作用,三 角洲就不會鹼化;自從水壩阻擋了洪水,海水無孔不入;如今埃及人的當務之急是如何使鹽鹼地還原。專家估算需經費十億美金——和蓋亞斯文水壩相等。

水壩攔走上游來的沃土,還帶來一項令科技人員大開眼界的事情。

以 往水中所含物質較多,流速較慢;現在水清如洗,水流加速,由於河口到水壩間的五百五十座橋,並未做任何抵擋加速水流的準備,許多橋墩地基慢慢剝蝕,有的幾 乎全被沖垮;聯合國為此設計了「尼羅瀑布」挽救計畫,準備在下游陸續建十座水壩,攔截水流,以減慢流速。這筆開銷是蓋亞斯文水壩的四分之一。

殃及池魚

水壩建築至今,埃及血絲蟲病患增加了近一千萬人。這筆帳為什麼算到水壩上?

原來,性喜潮濕的蝸牛是血絲蟲的中間寄主,每逢雨季,血絲蟲就搭蝸牛便車,四處傳染;到了尼羅河旱季,蝸牛缺水無法生存,數量劇減,血絲蟲也自然收歛。現在,蝸牛不再擔心旱季來臨,反而借著終年不涸的灌溉渠道四處流竄。

得到血絲蟲症狀的人,腹部腫大,昏迷不醒,埃及政府雖大力防預與救助病患,但醫藥費和減損的勞動力,使政府每年損失五億六千萬美元。

亞斯文水壩的影響,也牽扯了地中海沿岸國家。

以往尼羅河水富含營養鹽與有機質,注入地中海,成了魚兒最佳的食物。如今水壩阻擋了食物,魚產銳減。一九六四年,埃及由地中海捕獲的漁產是十三萬五千噸;築壩一年後,漁獲立刻下跌,只剩八萬多噸。地中海有名的沙丁魚,今天已成為絕響。

如今埃及全國人民共同的心願是——拆掉亞斯文水壩。但拆壩與事後復建工作所需的工程費,至今籌不出來。即使拆掉水壩,已經改變的環境生態,是不是能復原如初?又會產生什麼新狀況?誰也不敢打包票。

水庫將使第三世界國家破產

「水庫將使第三世界國家破產」,去年世界銀行如此警告。

水庫無疑有許多功能,例如發電、防洪、給水,還可以成為觀光區。因此過去一、二十年中,許多開發中國家借大筆外債建壩,而且有規模愈造愈大的趨勢,爭相做為國家的建設成果。

這其中,雖然有些水庫能發揮預期功能,但也不乏離回收尚遠,還帶來嚴重副作用的例子。除前文所述的亞斯文水壩外,在南美蘇利南的博克邦達、迦納的逢塔、美國路易斯安娜州的加雯高地壩等,紛紛發生土地鹽化、水中缺氧、生物數量大減或含毒不能食用等情形。

「大 自然的萬事萬物,原本就有相生相剋的關係,用人力硬是『抽刀斷水』,破壞了自然原本的規律,很容易引起骨牌式的連鎖反應;」台灣大學動物系一位教授說: 「所以建水庫前,一定得先對當地生態環境進行調查,瞭解可能造成的影響,以免蓋了以後,留也不是、拆也不是。規模愈大的水庫,對環境的衝擊力愈大,也必須 更謹慎。」

一九八四年開始,世界銀行要求每個貸款興建大水壩的案子,需提出完備的環境影響評估與保護文化財產、土地的方案;不少國家計畫興建與正興建中的水壩也紛紛停工。

首先,蘇俄停止了世界最大水壩的興建計畫;馬來西亞也取消原擬斥資卅億美元興建的巴庫水壩;印度則停建已花費三百萬美元、動工八年的錫冷河水庫;巴西也終止在亞馬遜河流域建廿五座水庫的構想……。

巨無「壩」的遠景

在這一片「反壩」聲中,中共於一九八四年年底宣佈要在長江西陵峽三斗坪建壩,以成立世界上最大的水力發電廠,遂格外引起世人矚目和各國環境生態學者的議論。

依照中共「官方」發佈的消息:三峽大壩投資總額將達一百八十億美元,完成後全年總發電量可達六百七十七億度,比目前世界最大的巴西埃泰布水壩多,能舒解大陸發展四個現代化所需的電力;也可望減輕長江因上游大量伐木、中下游圍湖造田產生的連年水患。

兩大目標之外,水庫會使水流減緩,使三峽船隻在洪水期通行無阻,增加可航天數和萬噸貨輪通行;並附帶有發展養殖及旅遊業的功能。

遠景描繪起來歷歷可觀,許多歐美的工程專家也躍躍欲試,但各國環境生態學者,對這個巨無「壩」將帶來的,卻沒這麼樂觀。

以 解決水患問題來說,長江的水並不只來自上游;較大的支流,如右岸的湘、資、沅、澧四條河,與修水、贛江;左岸的岷江、沱江、嘉陵江和漢水,都在中游的四川 盆地、洞庭湖及鄱陽湖,匯入長江。而長江的水量有一半來自這些支流。近十年來,這些支流上游也大量伐林,水土流失嚴重,加劇了長江的泛濫。

預定中的壩址在三斗坪,可攔截四川省以上的長江水,卻阻擋不了在「二湖」匯入的河水潰泛。「三峽建壩不能解決長江中、下游水患,幾乎已是可以肯定的事」,美國夏威夷大學研究員黃瑞祥說。

水患無法解決,還可能發生和埃及尼羅河相同的問題。

糧倉不見了

長江流域一向是我國的「糧倉」。中華民族在此耕種了幾千年,耕地不曾貧瘠、糧產未曾稍減,不是奇蹟,而是長江從上游帶來豐沃的「黑土」,在中、下游堆積,造成了肥腴的兩岸平原及長江三角洲。

並非所有河流都如此得天獨厚;常年泛濫的黃河,中、下游沖刷土來自黃土高原,這是由西北沙漠吹來的次生土,無營養可言,農業條件就大不如長江。

因此,我國北方糧食都靠南方補給,古時所謂「漕運」,就是靠縱貫南北的大運河,將南方稻米運銷北方。歷史上中華文化不斷由北向南遷移,雖然一方面是因北方民族南下,但長江流域安定、富足的收成,也是重要誘因之一。

假如三峽水壩和亞斯文水壩一樣,攔住了上游帶來的沃土,長江三角洲可能成為歷史名詞。

三十五年後作廢?

三峽水壩的建與不建,在中共內部也有爭論。聯合報香港特派員康富信在今年四月五日的專論中提到,懷疑三峽水壩可行性的中共「政治協商會調查組」曾提出一份調查報告,指出水壩不能解決水患,而且以目前長江帶來的流沙,卅五年內大壩就會被淤平,重慶也會被沙石填塞,成為死港。

他們還擔心水壩開工後,要到西元二千年才能啟用,這段期間沒有回收、只有投資,大量的建設費用,會迫使其他極需建設的工程停擺。此外,水庫的淹沒區廣泛,屆時四川省的巴東、奉節、巫山三縣將成水鄉,居民遷徙、安置費也高達一百一十億人民幣(約卅億美元)。

地 質學家則未雨綢繆,擔心水庫區地質脆弱,有滑坡截流、誘發地震的危機。古來騷人墨客筆下的「千里江陵一日還」、「巴東三峽巫峽長,猿鳴三聲淚沾裳」、「萬 峰磅礡一江通,鎖鑰荊襄氣勢雄」等三峽風光,及長江兩岸的「兵書寶劍峽」、「張飛廟」、「牛肝馬肺峽」等風光,都將永遠消失。

雖然反對聲浪捲起,但三峽水壩計畫仍在進行中。

西方工程師躍躍欲試

根據今年初紐約時報的報導,三峽水壩壩址所在地下方已開始修築道路;一月廿日,中共「副總理」李鵬會見了美國政府代表團洽談建壩之事。美國工程師、技術人員已排好隊,磨拳擦掌地準備在三峽水壩中大顯身手。

此外,位在長江南津關的葛洲壩,將於今年底完工,這是三峽水壩的先期計畫。

由李鵬掛名領導的「三峽工程開發公司」,也在今年四月針對大陸內部的反對意見,提出答辯。他指出,三峽工程有很強的發電效益、能供給都市用水,也有防洪作用;泥沙沉積不足為患,滑坡不致影響水壩安全,可能誘發地震的說法沒有太大意義……。

好的、壞的都攤開商量

三峽水壩該不該建?它可能帶來的環境破壞與經濟利益,何者對十一億的大陸人口更重要?目前都仍在「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」的階段。

「我不敢說三峽水壩絕對一無是處,絕對不該建;只是建壩茲事體大、對生態體系所造成的影響異常深遠,不能說先建再講」,黃瑞祥呼籲:「應該把當地生態的詳細資料、建壩可能造成影響的各項評估數據,好的壞的都攤在桌上,一起考量後,再衡量該不該動工。」

能不慎乎?建與不建,受影響的不只是這一代的中國人,還有未來世世代代的炎黃子孫。

edited: 1
winlin

joined: 2007-09-25
posted: 1826
promoted: 110
bookmarked: 33
4subject: Promote 0 Bookmark 02008-09-28quote  

不贊成水壩(庫),因為破壞生態實在影響太大!
說到破壞生態....大家等著看看雪山隧道後來的影響是什麼...唉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好用的gcin連結:

eliu

joined: 2007-08-09
posted: 11283
promoted: 612
bookmarked: 185
新竹, 台灣
5subject: Promote 0 Bookmark 02009-06-25quote  
並且由於三峽大壩的建成,以前不是疫區的地區,現在已經面臨血吸蟲病的危機。

cht影像
adm Find login register
views:90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