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t電腦資訊網路
adm Find login register

firefox 4 新使用介面 Tab Candy

coolcd
joined: 2008-01-21
posted: 2596
promoted: 347
bookmarked: 94
1subject: firefox 4 新使用介面 Tab CandyPromote 0 Bookmark 02010-08-28quote  

Firefox 4 的新介面 Tab Candy 提供了管理 Tab Group 的新方法。

Firefox Panorama: How To from Aza Raskin on Vimeo.

在影片中可以看到,Tab Candy 提供了以下功能:

  • 將 Tabs 分組,切到某個分頁時,視窗只顯示該分組中的頁面
  • 各組 tab sets 可固定在 Panorama 的特定位置
  • 在 Panorama 時,把 tab 拉到空白處就可以建立新的 group、拉到其他分頁就可以與其他分頁 group 在一起
  • 在 Panorama 可看到所有分組
  • 分頁組可以顯示所有分頁的圖示,也可只顯示其中一個分頁的圖示,調整分頁組大小時,分頁圖示會隨之變大/縮小

看起來非常直覺好用,很期待!

讀了 Aza Raskin 的說明, Tab Candy 的設計主要是著眼於「空間記憶」(spatial memory),所謂的「空間記憶」,其實就是我們日常生活所說的「方向感」,現實生活中,因為有方向感,所以我們知道怎麼從家裡去便利商店、怎麼從學校回家,知道如何從凌亂的房間找出自己需要的東西,因為有空間記憶,所以我們可以知道在什麼位置可以找到什麼東西。

空間記憶的前提就是,東西必需在某種程度上是固定位置的,除非我們移動它,否則它應該留在原來位置,這樣「記憶」才有用處。Aza Raskin 舉了 Apple Exposé 的例子,Exposé 是 Mac OS X 10.3 時提出的新功能,它可以把所有視窗製成縮圖排列在螢幕上,讓我們快速找到目標視窗。Aza Raskin 認為,Exposé 的問在於,它會不斷重新排列視窗的位置,這會對我們的「空間記憶」造成困擾,我們必需不斷記憶新的視窗位置,這會對大腦造成負擔。

辨識╱回憶

根據開發團隊們的研究,人們在使用長期記憶時有兩種模式,一是「回憶」(recall),一是「辨識」(recognition)。「回憶」需要使用者先回想、確認記憶、再去行動,「辨識」則省略了「回想」的步驟。用生活化一點的例子來說,「回憶」模式有點像是填充題,必需無中生有,全靠自己記憶;而「辨識」模式比較像選擇題,有選項,從裡頭挑一個就好。

顯而易見的,「辨識」這種模式比較輕鬆,所以 Tab Candy 傾向於呈現所有分頁,並儘量維持在使用者先前使用的狀態,讓使用者可以依據空間記憶進行比較輕鬆的「辨識」模式來管理分頁/分頁組。

讓互動的需求降到最低

儘量讓人可以不必動作就可以看得到分頁組內的分頁。當分頁組內分頁較多的時候,不會馬上把圖示堆疊起來,會先把圖示縮小,儘量讓人不需按滑鼠就可以看到全部分頁。只有當分頁組面積小到無法容納所有分頁圖示時,才會把分頁圖示堆疊起來。

移除令人分心的東西

使用某個分頁組時,Firefox 4 只會顯示分頁組內的分頁,這讓我們可以更專注於目前的主題,不會分心到其他無關的分頁。這是 Getting things done 的一個原則 - 專注於單一工作。Asa Raskin 的標題下得很好:Out of sight, out of mind.

讓你「摸得到」網頁

Tab Candy 讓網頁成了一個相對較為實體化的圖示,不再僅僅是文字 URL ,這讓我們可以將網頁當成像是一個實際的東西一樣,可以丟來丟去,譬如:想分享網頁給朋友,可以直接把分頁丟給他,而不必 copy 難記的 url。在心理層面上,這比較像真實生活裡的東西。不過,Asa Raskin 也提到,不能盲目地將現實生活中的一切都搬到電腦世界,否則就會像 Microsoft的 Bob 一樣愚蠢。

快速/令人愉快

Aza Raskin 最後提到,以上提及的,都必需「快速」,才有實際用處,而在管理分頁/互動時產生的動畫,也儘量加入一點好玩的巧思,讓介面好玩一些。

 

感覺 Aza Raskin 這篇說明蠻有趣的,不知不覺就整篇節譯了。 :P

edited: 1
coolcd
joined: 2008-01-21
posted: 2596
promoted: 347
bookmarked: 94
2subject: firefox 4 新使用介面 Tab CandyPromote 0 Bookmark 02010-08-28quote  
coolcd

讀了 Aza Raskin 的說明, Tab Candy 的設計主要是著眼於「空間記憶」(spatial memory),所謂的「空間記憶」,其實就是我們日常生活所說的「方向感」,現實生活中,因為有方向感,所以我們知道怎麼從家裡去便利商店、怎麼從學校回家,知道如何從凌亂的房間找出自己需要的東西,因為有空間記憶,所以我們可以知道在什麼位置可以找到什麼東西。

空間記憶的前提就是,東西必需在某種程度上是固定位置的,除非我們移動它,否則它應該留在原來位置,這樣「記憶」才有用處。Aza Raskin 舉了 Apple Exposé 的例子,Exposé 是 Mac OS X 10.3 時提出的新功能,它可以把所有視窗製成縮圖排列在螢幕上,讓我們快速找到目標視窗。Aza Raskin 認為,Exposé 的問在於,它會不斷重新排列視窗的位置,這會對我們的「空間記憶」造成困擾,我們必需不斷記憶新的視窗位置,這會對大腦造成負擔。

fx4 panorama 的分頁組有做到維護空間記憶,但分頁沒有完全做到,因為,當我們關掉分頁時,後面的分頁會遞補上來,如果要維護空間記憶,應該把關掉分頁後空出來的位置留白,後面的分頁不可以遞補上來。

edited: 1

cht電腦資訊網路
adm Find login register
views:4745